在梦消失的故乡

引子:我就像一片落叶,无声无息,,或许在这里只是瞬间的停靠. 片刻的停留。
风起了,我提起了行包,继续前行……

天,灵儿这样说完之后就长长的睡下了,或许需要上万千的年月才会再次苏醒,可我仅仅是个凡人,我的眼前仅仅剩下了许愿峰上的那颗由她亲手栽种的思念茶树……

一年前我的工作注定要让我遇上这个女子,六个月后这个女子因我而离开。似乎让我背负了太多的悲哀,但我相信,这个不平凡的女子给了我这世界上最不可忘却的梦。

岚萧哥哥,我真的真的很喜欢那座山!你瞧,在那山上有一个神仙,可以帮人们实现这一生最美的愿望。
我奇怪行看了这个女孩一眼,我的眼里只有纯和真,居然相信这种神话,这种故事。但是我也不想揭穿她的向往,于是我仅仅回答了三个字,真的吗?如同其他没有经过琢磨的玉一样,她的心里太多的未知了。
看来哥哥还是不相信,我是去过那里的。
哎,这个孩子又在说胡话了。我是被她拉来看日出的,没想到却拉来看对面的山,少说这山也有几千米高,她怎么上去,就是大人带去,她又怎么才能去,这年她只有十九岁。

     这个地方是多雾的,这并不是重庆,这仅 仅是南方一个小小的城镇,大学毕业后我给派遣到这个地方做中学老师,这孩子是我的学生,但是有天她对我说,我是她这辈子等待的人,我当时哭笑不得,对她说,我是她的老师,她却拼命的摇头说,我是她的岚萧哥哥!
岚萧这个名字并不是我的原名。因为时间和和其他的原因我在工作之后就成了这个样子。后来我才知道,这名字有人在梦里常常说起,我开始以为这是对另外的人的思念,但她的家人说,她并不认识一个叫岚萧的,问题是她以后的日子,不管是上课还是在课下,总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上一个昵称,哥哥!同学的异常眼光她并不在乎!

说起这个山上的那个神仙,她总是滔滔不绝,好像一切都是她亲眼看见的一样,我们把她的话当成讲故事,从没有记在心上。
又是个清晨,雾却出奇的少,所以我被她很早的打发起来,看日出,才是五点的光景,早上还有课,我本不情愿,但是又想做为老师我似乎不能回绝,于是她便说起了那座山,还有那个神仙。
我听着她说着,脑袋里突然想起了一个念头!于是我问她:玉灵儿,你为什么讲这个故事这样的细致,总觉得是自己看见的一样。
她停下来,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,说,那是我说的!
我瞪大了眼睛,心里在想你怎么这样说,我们相处不过两个月。
岚萧哥哥,你不能耍赖皮,你在梦里给我说过的,说只要在那座山上种下一颗思念茶树,然后在它长大了的时候许下愿望,神仙就可以帮助我实现一个最好最好的愿望。
我,沉默,她把梦当成的真实,而且我不知道如何在说起,才发现,她是一个细致的姑娘,但是她却活在一个梦里,所以,她是孤独的。她的孤独的原因,并不是其他的,而仅仅是在梦里,那个所谓的我给她说过的话。
我对这姑娘的梦开始怀疑,让我想起电视剧里米河的故事,有一瞎了眼睛的女子,画出她的男人,而这个男人就是米河。这是一种唯美的事情。她不是电视剧里的人物,她也能梦到,我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个玩笑。
玉灵儿,你是怎样……
岚萧哥哥,你不许这样叫我,你得叫我灵儿,你答应过我的!
我……

于是,从那天开始我叫了她灵儿,我不禁有时候想,这姑娘何德何能让我改变对一个人名字的喊法!
有一天,灵儿突然失去了消息,谁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,我也不知道,而在她失踪那几天,一直下着雪,这是南方的七月,下了几天的雪,很快,在这个城镇里有了一个传言,先仅仅是在灵儿所在的村子,后来是学校,后来就是城市,最后才是我。我是一个对自然科学崇拜的人,当然不会相信这雪与她有关,后来,我才发觉,这些似科有些原因,因为不管怎样说,灵儿梦见过我,而她梦的消失是我来了之后。
传言,让我想起了人言可畏,我从这里知道了灵儿的来历,她是一个被扔在庙口上的女婴,这是被人们淡忘过的事实,而在把女婴抱回村的时候,天下过雪,同样是七月的南方,于是有人说,灵儿是冤死鬼的拖世,也有人说灵儿是仙女,因为不管怎样她是美的超凡脱俗的,这个地方神鬼的地位还是很多很多的,也很根深地固,于是灵儿的家门口的墙上有了流言蜚语的文字。
我深感这种愚昧和习俗的卑劣……

因为家中有事,我也不得不离开城镇先回到我的故乡来,我把课托村给了另一个老师,在上车的时候,突然想起了灵儿失踪了一个月了,怎么还是没有消息,我已经找过所有她到过的地方,甚至我和她一起看日出的那个山岭,我并不相信灵儿会做出什么大的事情来,所以并不是担心,而在她失踪七天之后我还是报了警,然而一个月过去了,没有消息,我带着这个担心,离开了这个城镇。

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,学弟的喜事很好,然而我却无法静下心来,后来昏昏沉沉的睡去了,我做了一个梦……
是灵儿,她和我还是站在那个看日出的地方,她说着,岚萧哥哥,你让他们找我了吗!别担心了,我这不是回来了吗?
灵儿,你把我担心死了,我第一次怜惜的说,
岚萧哥哥,你知道,我这些天做什么了吗?
我想,我怎么知道你这个精灵在想什么,你脑袋里天天都是怪想法。
我去了那边!
哪边?
对面那座山上,那山上真的有神仙,神仙说,这山叫做许愿峰,
我惊讶,我不能相信,我怀疑,你真的去过那里,那山那么高,再说,我也曾经在去山的路上找过。
岚萧哥哥,我知道你会来找,所以我用雪将我的脚印盖住了。
什么……?
那几天的雪是我下的,其实谁都不知道,包括我的养父、养母。
你知道你不是自己父母亲生的。
那是自然,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人啊,我是天山上雪莲的花瓣。
什么?这个世界当真有神?
我只是一个花瓣,我不是一个人……我也不是神仙我只是一个花瓣!她哭了起来,很伤心。
…………
岚萧哥哥,你知道吗……你是帮我的唯一的人,没有人愿意帮我,只有你,你……在梦里说过,所以我……我一定要变成真正的人,我现在是真正的人了。
怎么?
岚萧哥哥,记得我说过那颗思念茶树吗,她帮我实现了这个愿望,我现在是一个真正的人了,岚萧哥哥,呵呵………她第一次笑了,她笑的野花瞬间开放。
我的心里也有了一阵满足,这孩子,真的笑了,她平生第一次笑!我从梦里笑了醒来,我突然相信了梦的预言,第二天我便勿勿赶回了学校,而我只有一个消息可以听到,玉灵儿的尸体找到了,泪水不在停留,我哭了,从来没有过的伤心,难道,难道梦就是这样预言的吗!不,我疯狂的来到那个尸体存在的地方,这是我们看日出的地方,她死于前一天的夜里,我从她死的的样子来看,她有笑容,这笑容和我在梦里的一样。

我似呼突然明白了,离开了人群,我一个人,去了对面的那个许愿峰!那里什么都没有,仅仅有的是一颗村萎了不久的思念茶树,原来她只给一个精灵仅一个愿望,所以她选择了成为一个人。然而却不能给她人的生命。这是我第二次的流下了泪水。
这天晚上是我最后一次梦见灵儿,她对我说过:“我就像一片落叶,无声无息,,或许在这里只是瞬间的停靠. 片刻的停留。风起了,我提起了行包,继续前行,岚萧哥哥我真的累了,是不是让我睡下,我要躺在你的怀里做你千百年之后的爱人。”
我仅仅是个凡人,我怎样等你千百年之后,我才发现,在日出崖上的那具尸首,这使我想起了那微笑是一个人的爱人怀里的微笑,我明白了这梦似乎是真实的,最后得梦仅仅是让我记住她。

后记读者看到这里似乎觉得灵儿的傻,当别人都想着长生不老的时候,她却要让自己变成一个人,梦自然不是真实的,而这个小姑娘这点仅有的愿望她终于得到了结果,但是我也很伤心,不过,在最后灵儿对岚萧的话让我们相信,在千百年之后他们会又在一起的,因为我从岚萧后来的生活里知道了结果。


萧记住了玉灵儿的话,每年这个时候,她使坐在这个日出崖的石板上陪灵儿一会,他要她躺在自己的怀里瞧上千百年之后,醒来做自己的爱人。在这之后的日子里,岚萧不再有梦,这个地方,是他梦消失的地方。
这是一个梦的故乡,也是失去梦地方,岚萧的未来也将生活在梦里,所以他不在有睡着时候的梦,玉灵儿,或许成为他记忆最深处的梦的故乡。梦不在消亡,下辈我记得你,一定好好爱你。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路人甲
看不清楚?点图切换

网友评论(0)